Sunday, June 12, 2016

天課

天課一詞是屬於伊斯蘭教的宗教術語,阿拉伯语“扎卡特”(Zakat)的意译,含“洁净”、“纯净”之意,也就是说通过交付“天课”使自己的财产更加洁净,这是穆斯林的重要功课之一。

copy from 维基百科: 天課

***************************************************

昨天,星期六晚上,妈妈说吃了今晚的晚餐,如果明天没有去买菜,就准备吃白饭配酱油吧!

其实白饭配酱油很好吃!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也就是星期天,我们去了

Tesco Extra
(免费帮你打广告吧)


话说到达了那边,我让婆婆,妈妈,老婆,孩子先下车,然后自己泊好车后再进去和她们会合。进到里面,看见她们在手扶梯附近等着,靠近她们时,我看见老婆的脸色有点怪怪,因为真的是有点而已,所以我不以为意。

在她们的附近,有张桌子,那边有两个马来人,桌上摆着"zakat"的告示牌,我才想起:对了,多数马来人都是在puasa时缴付zakat的。

一家人到齐了,我们准备上二楼扫货!这时老婆缓缓地靠近我,然后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跟我说:

喂!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我看一看她,再从她的眼神中了解到了她口中的所谓他们,就是正在收取zakat的马来人后,立刻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色怪怪!

聪明的读者,你知道吗?

v
v
v
v
v
v
v

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就以我是我老婆的角度来重写这一篇:

昨天,星期六晚上,家婆和老公说吃了今晚的晚餐,如果明天没有去买菜,就准备吃白饭配酱油吧!

老公觉得:其实白饭配酱油很好吃!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也就是星期天,老公带我们去了

Tesco Extra
(免费帮你打广告吧)


话说到达了那边,老公先让我们下车,然后他泊好车后再进来和我们会合。进到里面,看见手扶梯附近有比较大的空间,我就带他们到那边等老公。

走着去那地方时,我看到附近有张桌子,那边有两个马来男人,在手握着手,非常虔诚地在祈祷。

我感到非常奇怪,他们在zomok喔?马来人也有算命的吗?

然后我就往桌子的告示牌一瞄,“zakar"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捐献器官,而且还是这么私人的器官,难怪要这么诚心的祈祷,因为这器官一捐出去就永不回来

这时脑海里想起一首歌,它的歌词是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别的那呦呦......别的那呦呦......

不久,老公到了,我很心急想要和他分享这个这么特别的器官捐献,就到他耳边轻声细语地说:

喂!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结果......




(如果你还不了解,那么我也没办法了)

Monday, June 6, 2016

我去了黑风洞,但是我没去黑风洞

本来安排好要乘着最高元首诞辰的假期带家人去马六甲过夜玩两天,因为一些事情而最后取消了。

庆幸地是槟城的老盆油也刚好下来KL玩,就刚好填补了这被取消后留下来的空白。

由于这是老盆油们非常即兴的安排,所以没做到任何的节目安排,只是强烈指定星期天要去云顶向林先生拿些生活费花花。

老盆油们星期六凌晨3点就到达KL,先到我家休息到早上,才开始安排星期六的活动。

大家是一边游泳,一边讨论

(由于每次拍照站太前都被拍成小肥,这次我学乖了)
结果变成小黑


结果游泳完了,还是没有讨论到接下来要做什么

游泳完回家,老盆油们一面欺负我的孩子,一面继续讨论。
突然间有条水提到了黑风洞!原来大家活到了今天21岁都没去过黑风洞,所以没有异议,就直接开车出发!


假期出来就是要喝玩乐
(出发前我们这群肉食动物先出外觅食,把草食动物的妈妈和妈妈的妈妈留在家)

吃饱后,我们两辆车,一辆老盆油,一辆我和家人,前后脚到达黑风洞!

现在的社会,
到过的地方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到过;
吃过的香蕉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吃过;
赚到的钱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赚钱;
有好身材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身材.......

这凡走过必留在脸书的病毒已经渗入大部分人的血液,所以一到达,病情突然发作.....

病情发作,惟有拍照上传脸书医病

黑风洞当然就是要攻顶,但在出发前,老盆油们决定欺负一下孩子!

怪叔叔


可怜的孩子~

欺负完孩子,老盆油们就开始往上爬!

因为婆婆实在是不方便走这么多楼梯,而平时阿妈也没什么机会来到黑风洞这地方,我则是随时想来就可以来,所以就决定把自己留在山下陪婆婆,等阿妈或老婆下来时才用跑地冲上顶!

由于婆婆的年纪不允许她走或站太久,所以上几个星期在IKEA买了张折椅,就是准备在这样的时候使用。阿妈和老婆才离开不久,婆婆就告诉我肚子有点绞痛,想上厕所,于是我就把折椅收掉,把保姆包包提起,准备带婆婆去厕所。

走没两步,婆婆就说

糟糕了!

我还在想着这糟糕了是什么意思,就从婆婆的背面看到她湿透了的长裤(右脚),而这时我的脑海也是浮现出糟糕了这三个字。

不能继续呆站在哪儿,我告诉婆婆说这不明显,没关系,我可以用折椅在后边遮着,掩护着婆婆到厕所处理。但当婆婆走多两步,我就看到些许的粪便从裤脚滑落,婆婆似乎也感觉到那些粪便的滚动,可能因为害羞的原因,就拒绝再走,打算站在那儿。

我看这情况也不对,就叫婆婆坐下来休息并等着,让我把努力登山着的妈妈召唤下来,因为毕竟也需要个女生陪婆婆进女厕才能处理。婆婆站着把裤脚卷了上来,但就是不肯坐,说不想弄肮脏椅子。经过了几秒钟的小哄,婆婆终于肯坐下来了。

幸好有了孩子后,就有了保姆包包,有了保姆包包,也就有了湿纸巾。在等着阿妈的同时,我就帮婆婆处理残留在她脚边的水迹,和鞋子边的粪便。当时游客的人数也不算少,但好像没什么人发现到我和婆婆在那边干的好事,我也不敢东张西望,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力。我们两婆孙很冷静地一个坐着,一个蹲着,头低低着,沉默不语着,努力保持低调......

老天爷好像存心作弄,派了不少猴子在我们附近围绕着,还偷走了我带来的面包。更过分的是,不知哪一只猴子,在我专心为婆婆清理着鞋子时,拿了瓶不知道从哪个游客偷来的半瓶牛奶往我头里丢,结果我的头,瞬间变成了

奶头




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我也没慌,没有把那张清理着婆婆的湿纸巾往自己头上擦,不然那后果.....

在等着阿妈的时候,一群印度同胞从山上赤脚地走了下来,来到了我们的附近。
(我们的位置很不strategic,因为那是让打算赤脚的游客放鞋子的附近)


我这才想起,刚才从婆婆裤头滑落下来的粪便还没处理掉!

ZOMOK他们要赤脚?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群友族在那粒粪便旁走过,不禁赞叹着她们的幸运和我们的幸运!他们一走,我就赶快跑去把那粒粪便处理掉!

这时,妈妈和老婆如同天使般地降临,阿弥陀佛!在她们陪着婆婆时,我到附近买了件RM10的围巾,然后就浩浩荡荡地离开那让我心里留下阴影的地方,往厕所前进。。。。






最后让我献上美食图


火爆肉!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