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16

随缘行善

话说上个星期四,放工后驾铁马回家。到了离家不远处,等待交通灯时发现今天这儿有点比平时更塞车。

交通灯转绿后,我必须转弯再转弯(不是巴黎铁塔360度转弯再转弯哦),但今天每一辆在我前方的车都以异常缓慢的速度在转弯。在我还在想着做么这些车会如此优雅地转弯,造成如此地塞车时,答案自动出现在眼前:


原来有一辆车跌进了沟渠

相信事故才发生不久,因为现场看不到任何人给予援助。

看到这情景,身体自然地把铁马行驶到附近不阻碍交通的地方,然后前去慰问一下,然后慰问完就离开~~

傻的吗?谁会这样慰问了就走人?

把铁马停好后,我戴着铁帽过去慰问:“ 卡h ceh 咩 洗? ” (广东话,请自行翻译)

 车主是一位40-50岁的中年人,带着一位60-70岁的老年人,中年人看到我就回答:“kereta masuk longkang 啊!”

有点好气又好笑的我立刻脱下铁帽:“ n国 海 桶 亚n 雷 卡h”(广东话,请自行翻译)

中年人:哦!

当我更靠近案发现场时,立刻肯定单凭我们 2 + 1 的力量是不能帮这辆车脱离苦境的,于是我开始对每一辆经过的motor都喊:“

Eh, Bang, boleh tolong 啊!
(因为经过的几乎都是印度人和马来人)

我没有对车喊,而只是对motor喊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清楚知道我的嗓门不能在如此喧闹的马路穿透车镜传达到车主。而且就算车主听到了,也爱莫能助,因为那条马路太窄,不能让他们停下帮忙。(厉害咧~ 不用羡慕,你看完柯南你也能有这分析能力的)

在喊了几辆motor后,还是没有遇到有缘人,于是我就打电话给住在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的蛋白(ex-学生),因为蛋白家里住着几位ex-学生,这样一通电话就会为我军增强不少兵力!怎知事与愿违,蛋白已在回家乡的路上!(干,通常回家乡都是星期五才会出现的情节,怎么这人不跟正常的故事剧情发展?)

没有了援军,我继续召motor兵。终于有一辆motor停下,是两个印度哥哥s,他们一看到案发现场,也立刻肯定单凭我们2 + 1 + 2 的力量是不能帮这辆车脱离苦境的,但是大家还是决定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把汽车抬起。

试验完毕,不能。

这时,印度哥哥s的其中一个印度哥哥说知道前方不远处有间汽车维修店(他不是千里眼),想说可以前去借些器材,不然召唤些兵力也不错,于是印度哥哥s就一起潇洒地不戴铁帽前去。

在等待印度哥哥s召来一个未知数的兵力和武器,我继续对路过的motor发出英雄帖,也顺利地召集了各路人马s,武林好汉s,侠人义士s,有华s,巫s,印s的各方代表,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的魅力,在此刻,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光芒绽放~

 
各路人马s还在审视状况,已经搞清状况的我就乘机记录下这绽放的光芒~



搞清状况后,大家在某人喊1,2,3,然后一起出力的带领下尝试把车一边抬一边驾的方式把车移出沟渠!

试验完毕,还是不能。

原因无他,因为2 + 1 + 2 - 2 + 1 +1 +1 +1 的人力还是不够,而且汽车轮胎没有接触面,不能借力滚动。

这时,不久前前去汽车维修店招兵买马的印度哥哥s们带着一块长长而且坚实的木头前来,看来兵力没有顺利召到,但却拿到了非常实用的武器,装备。

大家合力地把汽车稍微抬上,然后顺利地把木头塞在轮胎下,然后再合力地以一边抬一边驾的方式,终于把汽车脱离了陷在沟渠的苦境!!

中年人非常感激,把大家集在一块拍了张合影,然后和每个热心人事道谢后,各路人马就各入各马路,各自回家。







事后想法:

在当时我对每个路过的motor喊:

Eh, Bang, boleh tolong 啊!

的时候,中年人和老年人并没有喊。

现在想想,做么当时他们会不敢喊,而我却不会觉得害羞,大胆地在马路喊呢?

思考后,相信这是因为我不是求助者,而是助人者。

如果是我的车陷入如此情况,我相信我也会不好意思大声开口向人求助。而因为当时我是助人者,有种见义勇为的感觉在心中,觉得助人是件光荣的事,所以丝毫不会害羞开口。

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关于“心”的学问。

求助者和助人者带着不同的心,做出不一样的举动,但其实在外人的眼里(如那些路过的司机),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谁是求助者,谁是助人者。那些求助者的害羞,或者助人者的见义勇为,都只是自己心里和自己的对话,讲白一点就是自己残,或自己爽。(而且当时我喊得这么积极,在外人眼里看来我更像一个求助者)

所以有时遇到一些问题,与其很痛苦地在钻牛角尖,不如转换个心,代入另一个对状况有帮助的角色来针对问题而行动,可能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Saturday, August 6, 2016

太阳

放工能够看到太阳,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Friday, July 15, 2016

韩国咖啡

这篇无关韩国之旅,重点是咖啡,因为这是发生在韩国之旅过后的事,但是跟韩国时买的咖啡有关系,所以叫韩国咖啡!

***************************

话说在到达韩国的那一天,我就几乎把韩国所有的罐装咖啡都买下收在房间的小冰橱,然后每天出门前干下一罐,回到家冲凉后又干下一罐。简单来说,我的韩国之旅如下: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回家

(算看我去了几天?)

由于我制造了太多空罐,没带水罐去韩国的岳母就拿了我其中一个空罐来当水罐。


这就是那个幸运地被岳母抽中的空罐

写到这儿,我还没写到重点...........................

重点来鸟:


回到马来西亚,岳父岳母住我家一晚,第二天才回槟城。

话说我在书房整理东西,岳父以凌波微步走进来,带着两三罐他在韩国时买的罐装咖啡问我这几罐是什么饮料。虽然我从未学习过韩文,但在韩国时的那几天,由于搭了太多地铁,那些韩文已经渗入我体内,我一看,马上知道是咖啡... 厉害咧...

因为另一面有写英文.....

我就告诉岳父这是咖啡,然后就暗自后悔zomok我没有买几罐咖啡回来,然后眼睛开始红了.....

这时岳父似乎看穿我的心,马上就递了一罐过来,说:“给你喝!“

岳父这样一说,我暗自地爽了一爽,然后很冷静地说:“爸,你喝啦.....”

幸好岳父没有说“ok, 我喝”,然后立刻走开。岳父说:“不要紧,你喝”, 然后放下就走.....

望着岳父慢慢离开的身影,我很想告诉他,

把那其他的两三罐也给我嘛......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罐咖啡放进了冰橱,然后就开始幻想在某一天放工回来后,把那罐咖啡摆进冰格一个钟,然后再把它倒进装满冰块的杯子,然后一面休息,一面喝咖啡....

结果

星期一,我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二,我也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三,我也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四,终于不用做虾,可以做人了,放工回来时才差不多七点,但是由于忙着玩儿子,而且鼻子鼻涕流不停,结果没有喝...

(其实除了鼻子,还有哪里可以流鼻涕,何必注明鼻子流鼻涕.....)

终于到了今天,星期五,还是可以做人的一天!回到家后,马上把咖啡放进冰格,然后滚来滚去,差不多九点多,咖啡瘾来鸟,兴高采烈地拿杯子,放冰块,然后进行开罐仪式。

在开罐的当儿,我感觉不到瓶盖和瓶子的难分难舍,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特别在意。就在我往瓶内一看:


这是 虾米 咖啡?

zomok咖啡是这种颜色的?!?!敏锐的我立刻进入我的mind palace,然后在不到几秒的时间我就知道原因了!



这是那个幸运地被岳母抽中的空罐

懊恼的我再次在地上滚来滚去,然后踢来踢去半个小时后,终于平复地写下了这篇....


岳父,zomok你这样对我?



Sunday, June 12, 2016

天課

天課一詞是屬於伊斯蘭教的宗教術語,阿拉伯语“扎卡特”(Zakat)的意译,含“洁净”、“纯净”之意,也就是说通过交付“天课”使自己的财产更加洁净,这是穆斯林的重要功课之一。

copy from 维基百科: 天課

***************************************************

昨天,星期六晚上,妈妈说吃了今晚的晚餐,如果明天没有去买菜,就准备吃白饭配酱油吧!

其实白饭配酱油很好吃!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也就是星期天,我们去了

Tesco Extra
(免费帮你打广告吧)


话说到达了那边,我让婆婆,妈妈,老婆,孩子先下车,然后自己泊好车后再进去和她们会合。进到里面,看见她们在手扶梯附近等着,靠近她们时,我看见老婆的脸色有点怪怪,因为真的是有点而已,所以我不以为意。

在她们的附近,有张桌子,那边有两个马来人,桌上摆着"zakat"的告示牌,我才想起:对了,多数马来人都是在puasa时缴付zakat的。

一家人到齐了,我们准备上二楼扫货!这时老婆缓缓地靠近我,然后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跟我说:

喂!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我看一看她,再从她的眼神中了解到了她口中的所谓他们,就是正在收取zakat的马来人后,立刻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色怪怪!

聪明的读者,你知道吗?

v
v
v
v
v
v
v

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就以我是我老婆的角度来重写这一篇:

昨天,星期六晚上,家婆和老公说吃了今晚的晚餐,如果明天没有去买菜,就准备吃白饭配酱油吧!

老公觉得:其实白饭配酱油很好吃!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也就是星期天,老公带我们去了

Tesco Extra
(免费帮你打广告吧)


话说到达了那边,老公先让我们下车,然后他泊好车后再进来和我们会合。进到里面,看见手扶梯附近有比较大的空间,我就带他们到那边等老公。

走着去那地方时,我看到附近有张桌子,那边有两个马来男人,在手握着手,非常虔诚地在祈祷。

我感到非常奇怪,他们在zomok喔?马来人也有算命的吗?

然后我就往桌子的告示牌一瞄,“zakar"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捐献器官,而且还是这么私人的器官,难怪要这么诚心的祈祷,因为这器官一捐出去就永不回来

这时脑海里想起一首歌,它的歌词是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别的那呦呦......别的那呦呦......

不久,老公到了,我很心急想要和他分享这个这么特别的器官捐献,就到他耳边轻声细语地说:

喂!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结果......




(如果你还不了解,那么我也没办法了)

Monday, June 6, 2016

我去了黑风洞,但是我没去黑风洞

本来安排好要乘着最高元首诞辰的假期带家人去马六甲过夜玩两天,因为一些事情而最后取消了。

庆幸地是槟城的老盆油也刚好下来KL玩,就刚好填补了这被取消后留下来的空白。

由于这是老盆油们非常即兴的安排,所以没做到任何的节目安排,只是强烈指定星期天要去云顶向林先生拿些生活费花花。

老盆油们星期六凌晨3点就到达KL,先到我家休息到早上,才开始安排星期六的活动。

大家是一边游泳,一边讨论

(由于每次拍照站太前都被拍成小肥,这次我学乖了)
结果变成小黑


结果游泳完了,还是没有讨论到接下来要做什么

游泳完回家,老盆油们一面欺负我的孩子,一面继续讨论。
突然间有条水提到了黑风洞!原来大家活到了今天21岁都没去过黑风洞,所以没有异议,就直接开车出发!


假期出来就是要喝玩乐
(出发前我们这群肉食动物先出外觅食,把草食动物的妈妈和妈妈的妈妈留在家)

吃饱后,我们两辆车,一辆老盆油,一辆我和家人,前后脚到达黑风洞!

现在的社会,
到过的地方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到过;
吃过的香蕉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吃过;
赚到的钱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赚钱;
有好身材没拍张照晒在脸书,就等于没身材.......

这凡走过必留在脸书的病毒已经渗入大部分人的血液,所以一到达,病情突然发作.....

病情发作,惟有拍照上传脸书医病

黑风洞当然就是要攻顶,但在出发前,老盆油们决定欺负一下孩子!

怪叔叔


可怜的孩子~

欺负完孩子,老盆油们就开始往上爬!

因为婆婆实在是不方便走这么多楼梯,而平时阿妈也没什么机会来到黑风洞这地方,我则是随时想来就可以来,所以就决定把自己留在山下陪婆婆,等阿妈或老婆下来时才用跑地冲上顶!

由于婆婆的年纪不允许她走或站太久,所以上几个星期在IKEA买了张折椅,就是准备在这样的时候使用。阿妈和老婆才离开不久,婆婆就告诉我肚子有点绞痛,想上厕所,于是我就把折椅收掉,把保姆包包提起,准备带婆婆去厕所。

走没两步,婆婆就说

糟糕了!

我还在想着这糟糕了是什么意思,就从婆婆的背面看到她湿透了的长裤(右脚),而这时我的脑海也是浮现出糟糕了这三个字。

不能继续呆站在哪儿,我告诉婆婆说这不明显,没关系,我可以用折椅在后边遮着,掩护着婆婆到厕所处理。但当婆婆走多两步,我就看到些许的粪便从裤脚滑落,婆婆似乎也感觉到那些粪便的滚动,可能因为害羞的原因,就拒绝再走,打算站在那儿。

我看这情况也不对,就叫婆婆坐下来休息并等着,让我把努力登山着的妈妈召唤下来,因为毕竟也需要个女生陪婆婆进女厕才能处理。婆婆站着把裤脚卷了上来,但就是不肯坐,说不想弄肮脏椅子。经过了几秒钟的小哄,婆婆终于肯坐下来了。

幸好有了孩子后,就有了保姆包包,有了保姆包包,也就有了湿纸巾。在等着阿妈的同时,我就帮婆婆处理残留在她脚边的水迹,和鞋子边的粪便。当时游客的人数也不算少,但好像没什么人发现到我和婆婆在那边干的好事,我也不敢东张西望,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力。我们两婆孙很冷静地一个坐着,一个蹲着,头低低着,沉默不语着,努力保持低调......

老天爷好像存心作弄,派了不少猴子在我们附近围绕着,还偷走了我带来的面包。更过分的是,不知哪一只猴子,在我专心为婆婆清理着鞋子时,拿了瓶不知道从哪个游客偷来的半瓶牛奶往我头里丢,结果我的头,瞬间变成了

奶头




在这样的环境底下,我也没慌,没有把那张清理着婆婆的湿纸巾往自己头上擦,不然那后果.....

在等着阿妈的时候,一群印度同胞从山上赤脚地走了下来,来到了我们的附近。
(我们的位置很不strategic,因为那是让打算赤脚的游客放鞋子的附近)


我这才想起,刚才从婆婆裤头滑落下来的粪便还没处理掉!

ZOMOK他们要赤脚?

我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群友族在那粒粪便旁走过,不禁赞叹着她们的幸运和我们的幸运!他们一走,我就赶快跑去把那粒粪便处理掉!

这时,妈妈和老婆如同天使般地降临,阿弥陀佛!在她们陪着婆婆时,我到附近买了件RM10的围巾,然后就浩浩荡荡地离开那让我心里留下阴影的地方,往厕所前进。。。。






最后让我献上美食图


火爆肉!


Thursday, March 10, 2016

桃李满天下,但我更希望桃花满天下

词目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音shí nián shù mù,bǎi nián shù rén
释义树:培植,培养。比喻培养人才是长久之计。也表示培养人才很不容易。
出处《管子·权修》:“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
示例西人都知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应该把培养人才这件大事抓好。



听过这样的一个故事:

有个人在生前做了许多坏事,可说是坏事做尽。
死后,他到了十八层地狱,在那边被阎罗王审问。
那个人很不服气,一直很生气地奔奔跳跳!

突然,听到楼下传来声音,说:“楼上的你不要跳鸟,灰尘一直掉下来啊!!”

那个人觉得很奇怪,因为他以为第十八层地狱已经是最严重的一层了,zomok还有第十九层?
他就问阎罗王那条水是做了什么坏事?

阎罗王:“那条水生前是老师,乱教导学生,误人子弟,而学生学了,再把学到的教别人,别人学了又再教别人,这恶果一直循环,所以他罪大恶极!”

(好像是这样,可能我有加盐加醋,也可能忘了放酱油,但故事大概是这样)

讲这样多,我只是想说,以上我所说的和以下完全没有关系,只是要筹字数而已。

骂我咯,反正我听不到!

******************************************************

今天去了一个活动,叫 “精算和產品開發青年人才會議” (google translate)

突然发现许多熟悉的面孔:
有我第一批的学生:Chris - 红李红

也是第一批的学生:Oscar- Eh 矮 Eh

第三批的学生:Hoy Ling - Eh 矮 Eh

 第四批的学生:Angie - M 洗 唉 S

  也是第四批的学生:Daren - Eh 矮 Eh

第六批的学生:Jia Ern - 普等下

也是第六批的学生:Kok Yao - M L 凹 衣

 也是第六批的学生:Elaine - 兜 k哟 没儿 林

 第七批的学生:Li Yen - 普等下

 也是第七批的学生:Mynn Ee - 兜 k哟 没儿 林

也是第七批的学生:Wing Yan - 猪力气

顿时觉得我桃李满天下啊! 就好像农夫在几年前播的种子,今天长成绿油油的稻田!
(但我更希望是桃花满天下)

如此光荣的一刻,当然要和这片稻田拍照!






加长版:

在听讲时,也不忘了整顿仪容,拔一拔胡须根

四根!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