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6, 2016

太阳

放工能够看到太阳,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Friday, July 15, 2016

韩国咖啡

这篇无关韩国之旅,重点是咖啡,因为这是发生在韩国之旅过后的事,但是跟韩国时买的咖啡有关系,所以叫韩国咖啡!

***************************

话说在到达韩国的那一天,我就几乎把韩国所有的罐装咖啡都买下收在房间的小冰橱,然后每天出门前干下一罐,回到家冲凉后又干下一罐。简单来说,我的韩国之旅如下: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回家

(算看我去了几天?)

由于我制造了太多空罐,没带水罐去韩国的岳母就拿了我其中一个空罐来当水罐。


这就是那个幸运地被岳母抽中的空罐

写到这儿,我还没写到重点...........................

重点来鸟:


回到马来西亚,岳父岳母住我家一晚,第二天才回槟城。

话说我在书房整理东西,岳父以凌波微步走进来,带着两三罐他在韩国时买的罐装咖啡问我这几罐是什么饮料。虽然我从未学习过韩文,但在韩国时的那几天,由于搭了太多地铁,那些韩文已经渗入我体内,我一看,马上知道是咖啡... 厉害咧...

因为另一面有写英文.....

我就告诉岳父这是咖啡,然后就暗自后悔zomok我没有买几罐咖啡回来,然后眼睛开始红了.....

这时岳父似乎看穿我的心,马上就递了一罐过来,说:“给你喝!“

岳父这样一说,我暗自地爽了一爽,然后很冷静地说:“爸,你喝啦.....”

幸好岳父没有说“ok, 我喝”,然后立刻走开。岳父说:“不要紧,你喝”, 然后放下就走.....

望着岳父慢慢离开的身影,我很想告诉他,

把那其他的两三罐也给我嘛......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罐咖啡放进了冰橱,然后就开始幻想在某一天放工回来后,把那罐咖啡摆进冰格一个钟,然后再把它倒进装满冰块的杯子,然后一面休息,一面喝咖啡....

结果

星期一,我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二,我也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三,我也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四,终于不用做虾,可以做人了,放工回来时才差不多七点,但是由于忙着玩儿子,而且鼻子鼻涕流不停,结果没有喝...

(其实除了鼻子,还有哪里可以流鼻涕,何必注明鼻子流鼻涕.....)

终于到了今天,星期五,还是可以做人的一天!回到家后,马上把咖啡放进冰格,然后滚来滚去,差不多九点多,咖啡瘾来鸟,兴高采烈地拿杯子,放冰块,然后进行开罐仪式。

在开罐的当儿,我感觉不到瓶盖和瓶子的难分难舍,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特别在意。就在我往瓶内一看:


这是 虾米 咖啡?

zomok咖啡是这种颜色的?!?!敏锐的我立刻进入我的mind palace,然后在不到几秒的时间我就知道原因了!



这是那个幸运地被岳母抽中的空罐

懊恼的我再次在地上滚来滚去,然后踢来踢去半个小时后,终于平复地写下了这篇....


岳父,zomok你这样对我?



Sunday, June 12, 2016

天課

天課一詞是屬於伊斯蘭教的宗教術語,阿拉伯语“扎卡特”(Zakat)的意译,含“洁净”、“纯净”之意,也就是说通过交付“天课”使自己的财产更加洁净,这是穆斯林的重要功课之一。

copy from 维基百科: 天課

***************************************************

昨天,星期六晚上,妈妈说吃了今晚的晚餐,如果明天没有去买菜,就准备吃白饭配酱油吧!

其实白饭配酱油很好吃!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也就是星期天,我们去了

Tesco Extra
(免费帮你打广告吧)


话说到达了那边,我让婆婆,妈妈,老婆,孩子先下车,然后自己泊好车后再进去和她们会合。进到里面,看见她们在手扶梯附近等着,靠近她们时,我看见老婆的脸色有点怪怪,因为真的是有点而已,所以我不以为意。

在她们的附近,有张桌子,那边有两个马来人,桌上摆着"zakat"的告示牌,我才想起:对了,多数马来人都是在puasa时缴付zakat的。

一家人到齐了,我们准备上二楼扫货!这时老婆缓缓地靠近我,然后轻声细语地在我耳边跟我说:

喂!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我看一看她,再从她的眼神中了解到了她口中的所谓他们,就是正在收取zakat的马来人后,立刻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色怪怪!

聪明的读者,你知道吗?

v
v
v
v
v
v
v

如果你不知道,那么我就以我是我老婆的角度来重写这一篇:

昨天,星期六晚上,家婆和老公说吃了今晚的晚餐,如果明天没有去买菜,就准备吃白饭配酱油吧!

老公觉得:其实白饭配酱油很好吃!

于是第二天,也就是今天,也就是星期天,老公带我们去了

Tesco Extra
(免费帮你打广告吧)


话说到达了那边,老公先让我们下车,然后他泊好车后再进来和我们会合。进到里面,看见手扶梯附近有比较大的空间,我就带他们到那边等老公。

走着去那地方时,我看到附近有张桌子,那边有两个马来男人,在手握着手,非常虔诚地在祈祷。

我感到非常奇怪,他们在zomok喔?马来人也有算命的吗?

然后我就往桌子的告示牌一瞄,“zakar"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捐献器官,而且还是这么私人的器官,难怪要这么诚心的祈祷,因为这器官一捐出去就永不回来

这时脑海里想起一首歌,它的歌词是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
别的那呦呦......别的那呦呦......

不久,老公到了,我很心急想要和他分享这个这么特别的器官捐献,就到他耳边轻声细语地说:

喂!你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吗?

结果......




(如果你还不了解,那么我也没办法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