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8, 2016

随缘行善

话说上个星期四,放工后驾铁马回家。到了离家不远处,等待交通灯时发现今天这儿有点比平时更塞车。

交通灯转绿后,我必须转弯再转弯(不是巴黎铁塔360度转弯再转弯哦),但今天每一辆在我前方的车都以异常缓慢的速度在转弯。在我还在想着做么这些车会如此优雅地转弯,造成如此地塞车时,答案自动出现在眼前:


原来有一辆车跌进了沟渠

相信事故才发生不久,因为现场看不到任何人给予援助。

看到这情景,身体自然地把铁马行驶到附近不阻碍交通的地方,然后前去慰问一下,然后慰问完就离开~~

傻的吗?谁会这样慰问了就走人?

把铁马停好后,我戴着铁帽过去慰问:“ 卡h ceh 咩 洗? ” (广东话,请自行翻译)

 车主是一位40-50岁的中年人,带着一位60-70岁的老年人,中年人看到我就回答:“kereta masuk longkang 啊!”

有点好气又好笑的我立刻脱下铁帽:“ n国 海 桶 亚n 雷 卡h”(广东话,请自行翻译)

中年人:哦!

当我更靠近案发现场时,立刻肯定单凭我们 2 + 1 的力量是不能帮这辆车脱离苦境的,于是我开始对每一辆经过的motor都喊:“

Eh, Bang, boleh tolong 啊!
(因为经过的几乎都是印度人和马来人)

我没有对车喊,而只是对motor喊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清楚知道我的嗓门不能在如此喧闹的马路穿透车镜传达到车主。而且就算车主听到了,也爱莫能助,因为那条马路太窄,不能让他们停下帮忙。(厉害咧~ 不用羡慕,你看完柯南你也能有这分析能力的)

在喊了几辆motor后,还是没有遇到有缘人,于是我就打电话给住在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的蛋白(ex-学生),因为蛋白家里住着几位ex-学生,这样一通电话就会为我军增强不少兵力!怎知事与愿违,蛋白已在回家乡的路上!(干,通常回家乡都是星期五才会出现的情节,怎么这人不跟正常的故事剧情发展?)

没有了援军,我继续召motor兵。终于有一辆motor停下,是两个印度哥哥s,他们一看到案发现场,也立刻肯定单凭我们2 + 1 + 2 的力量是不能帮这辆车脱离苦境的,但是大家还是决定试一试,看看能不能把汽车抬起。

试验完毕,不能。

这时,印度哥哥s的其中一个印度哥哥说知道前方不远处有间汽车维修店(他不是千里眼),想说可以前去借些器材,不然召唤些兵力也不错,于是印度哥哥s就一起潇洒地不戴铁帽前去。

在等待印度哥哥s召来一个未知数的兵力和武器,我继续对路过的motor发出英雄帖,也顺利地召集了各路人马s,武林好汉s,侠人义士s,有华s,巫s,印s的各方代表,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的魅力,在此刻,在这个小小的地方光芒绽放~

 
各路人马s还在审视状况,已经搞清状况的我就乘机记录下这绽放的光芒~



搞清状况后,大家在某人喊1,2,3,然后一起出力的带领下尝试把车一边抬一边驾的方式把车移出沟渠!

试验完毕,还是不能。

原因无他,因为2 + 1 + 2 - 2 + 1 +1 +1 +1 的人力还是不够,而且汽车轮胎没有接触面,不能借力滚动。

这时,不久前前去汽车维修店招兵买马的印度哥哥s们带着一块长长而且坚实的木头前来,看来兵力没有顺利召到,但却拿到了非常实用的武器,装备。

大家合力地把汽车稍微抬上,然后顺利地把木头塞在轮胎下,然后再合力地以一边抬一边驾的方式,终于把汽车脱离了陷在沟渠的苦境!!

中年人非常感激,把大家集在一块拍了张合影,然后和每个热心人事道谢后,各路人马就各入各马路,各自回家。







事后想法:

在当时我对每个路过的motor喊:

Eh, Bang, boleh tolong 啊!

的时候,中年人和老年人并没有喊。

现在想想,做么当时他们会不敢喊,而我却不会觉得害羞,大胆地在马路喊呢?

思考后,相信这是因为我不是求助者,而是助人者。

如果是我的车陷入如此情况,我相信我也会不好意思大声开口向人求助。而因为当时我是助人者,有种见义勇为的感觉在心中,觉得助人是件光荣的事,所以丝毫不会害羞开口。

个人觉得这是一个关于“心”的学问。

求助者和助人者带着不同的心,做出不一样的举动,但其实在外人的眼里(如那些路过的司机),他们根本不可能知道谁是求助者,谁是助人者。那些求助者的害羞,或者助人者的见义勇为,都只是自己心里和自己的对话,讲白一点就是自己残,或自己爽。(而且当时我喊得这么积极,在外人眼里看来我更像一个求助者)

所以有时遇到一些问题,与其很痛苦地在钻牛角尖,不如转换个心,代入另一个对状况有帮助的角色来针对问题而行动,可能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Saturday, August 6, 2016

太阳

放工能够看到太阳,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Friday, July 15, 2016

韩国咖啡

这篇无关韩国之旅,重点是咖啡,因为这是发生在韩国之旅过后的事,但是跟韩国时买的咖啡有关系,所以叫韩国咖啡!

***************************

话说在到达韩国的那一天,我就几乎把韩国所有的罐装咖啡都买下收在房间的小冰橱,然后每天出门前干下一罐,回到家冲凉后又干下一罐。简单来说,我的韩国之旅如下: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冲凉 --> 喝咖啡 --> 出门 --> 回家 --> 冲凉 --> 喝咖啡 --> 睡觉 --> 起床 --> 回家

(算看我去了几天?)

由于我制造了太多空罐,没带水罐去韩国的岳母就拿了我其中一个空罐来当水罐。


这就是那个幸运地被岳母抽中的空罐

写到这儿,我还没写到重点...........................

重点来鸟:


回到马来西亚,岳父岳母住我家一晚,第二天才回槟城。

话说我在书房整理东西,岳父以凌波微步走进来,带着两三罐他在韩国时买的罐装咖啡问我这几罐是什么饮料。虽然我从未学习过韩文,但在韩国时的那几天,由于搭了太多地铁,那些韩文已经渗入我体内,我一看,马上知道是咖啡... 厉害咧...

因为另一面有写英文.....

我就告诉岳父这是咖啡,然后就暗自后悔zomok我没有买几罐咖啡回来,然后眼睛开始红了.....

这时岳父似乎看穿我的心,马上就递了一罐过来,说:“给你喝!“

岳父这样一说,我暗自地爽了一爽,然后很冷静地说:“爸,你喝啦.....”

幸好岳父没有说“ok, 我喝”,然后立刻走开。岳父说:“不要紧,你喝”, 然后放下就走.....

望着岳父慢慢离开的身影,我很想告诉他,

把那其他的两三罐也给我嘛......

我小心翼翼地把那罐咖啡放进了冰橱,然后就开始幻想在某一天放工回来后,把那罐咖啡摆进冰格一个钟,然后再把它倒进装满冰块的杯子,然后一面休息,一面喝咖啡....

结果

星期一,我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二,我也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三,我也忙到像虾一样,放工回来时已经九点多十点....

星期四,终于不用做虾,可以做人了,放工回来时才差不多七点,但是由于忙着玩儿子,而且鼻子鼻涕流不停,结果没有喝...

(其实除了鼻子,还有哪里可以流鼻涕,何必注明鼻子流鼻涕.....)

终于到了今天,星期五,还是可以做人的一天!回到家后,马上把咖啡放进冰格,然后滚来滚去,差不多九点多,咖啡瘾来鸟,兴高采烈地拿杯子,放冰块,然后进行开罐仪式。

在开罐的当儿,我感觉不到瓶盖和瓶子的难分难舍,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也没有特别在意。就在我往瓶内一看:


这是 虾米 咖啡?

zomok咖啡是这种颜色的?!?!敏锐的我立刻进入我的mind palace,然后在不到几秒的时间我就知道原因了!



这是那个幸运地被岳母抽中的空罐

懊恼的我再次在地上滚来滚去,然后踢来踢去半个小时后,终于平复地写下了这篇....


岳父,zomok你这样对我?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