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9, 2012

2004年,我亲手把他送进了医院! 终结篇


把摩哆停放好后,觉得好像忘了什么似的!


小强咧?!?!?!


刚才飞了起来撞地上这么大件事,我都没紧张,可一想到 小强 不见了我才忽然紧张了起来!
(可见小强在我心目中,占了多大,多么重的位置)

撞地后睁开眼那时,我身处在如图上的点,巡视一番后,发现 小强 竟然在点,安娣在哪一个点,我根本理都不理! 

(请原谅我那么地没有爱心或者同情心,因为那时候的我,脑里除了 小强 ,就只剩下 小强 

(而且,那时心里有股怨气,想着:如果不是安娣  , 小强 那纤细的双手现在还搂着我健硕的腰呢。)

在确定 小强 的位置后,我马上冲向他。站在小强身旁望着他,咋看之下他好像是已经冬瓜豆腐了,因为他的眼睛是闭着的,然后一动不动,整个人躺平在马路上!

他面部朝天,躺在地上躺得还不错看一下,(可惜那时我的手机只是NOKIA2100,没有相机功能,不然现在就可以上传过来)但是他的帽子却不在头上!我看了觉得很纳闷,因为我们是绝对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不扣头盔这事我们是绝对不干的!

(可能帽子太大,太松了,还是他的头太小了)
(又或者是他吓到了,流了一冷汗,遇冷收缩,所以头变小了! )

(所以说,有读科学的人就是不一样!)

没时间分析为何帽子不在他头上,我蹲了下去摇摇他,尝试把他摇醒。可不管我怎么摇,他就是不鸟我!原本发生车祸后心跳已经两百的我,现在心跳顿时爆升到三百,因为真的很怕他就这样了。
想回案发现场那地方,发现当时我们真的真的很幸运,因为那条大马路有三条路,也就是很多车辆行驶的地方才会有这样的路。但是当时不懂为什么,行驶的车辆并不多,如果不是这样我和小强不可能还有机会到今天都依然在呼吸着!




摇了十多次,叫了十多声,他都没反应,我越来越慌了!幸好我在槟城,这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小岛,周围的路人甲乙丙丁都过来帮忙!

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当中一位路人,我称他做 路人甲 ,他看到 小强 这样子,就叫我们在他的脚


如图上的那个地方,大力按他的脚筋!已经无计可施的我惟有服从。我按左脚路人甲 按右脚路人乙 看他的脚, 路人丙,路人丁去关心 安娣 ,算是分工合作,好不热闹啊!!!!

在按了差不多有十秒,小强终于.............还是没醒,但是他身体有一点抽蓄,然后开始口吐白沫!够力,看到这样的情景,让我的心跳再次爆升,这次到四百了!

虽然当时我只关心着 小强 ,但身为一位敏锐度十足的青少年,要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并难不倒我!也描述一下 安娣 当时的情况吧!


如图上,车祸地点是点,车祸后我人在点, 小强 在点, 安娣 她的人仍然留在点,可是她的右脚由于被我直线撞击,脚断掉直接色箭头所指的地方!








没有这么严重啦,脚断掉这骗人的段落只是纯粹要把紧张的气氛推到顶点, 安娣 的脚并没有整支断掉,但是是有折到,她躺在点,过后被路人丙,路人丁抬到草场的(一颗大树下)躺着,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回到小强 身上,他身体抽蓄,口吐白沫后,仍然是昏睡状态,心跳四百的我也惟有在那儿继续心跳!



不懂是谁打了电话给医院呼叫救护车,
不是路人甲呼叫那么就是路人乙
不是路人甲路人乙呼叫那么就是路人
不是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丙呼叫那么就是路人
不是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丙路人  呼叫那么就是路人(其他)

总而言之,就是有人呼叫了救护车!


那时人群都集聚在圈里面,还记得刚才安娣 尝试犯法的色路线吗?

救护车就这么近,那么远的从隔壁路,打着他的警笛(还是救护笛),缓缓依据刚才安娣 尝试犯法的色路线行驶过来。(但在这情况之下,救护车并没有犯法,只因为它是救护车)


救护车来了,把 小强 抬进去了,我赶紧打包地上属于我和 小强 的东西,什么帽子啊,拖鞋啊,电话耳机,那本原本要交给广告赞助商,如今破烂不堪的毕业刊,还有摩哆锁匙等,跳上救护车跟小强一起去医院。 安娣 坐另一辆)



相信我, 小强 ,和 安娣 是地球史上第一的几位用少于几分钟乘坐救护车到达医院的记录保存者,够力那医院就在隔壁,才坐上救护车,就要下救护车了,那情景有点搞笑!


在救护车上的时间虽然短,但我也不闲着,马上拨电通知母亲我发生了车祸!


想象母亲在家原本安然悠闲地做着家务,忽然接到儿子发生车祸这样的消息,她的心一定比我刚才心跳四百还要多跳几百!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身有伤,贻亲忧!那时真的很后悔自己做么这么不谨慎,要让母亲的精神被刺激。精神创伤,比肉体创伤更伤,而我却在精神上折磨了母亲......不孝啊!!


通知了自己的母亲,也要通知 小强 的家人,我接着拨电通知了 小强 的爸爸。 小强 的爸爸带着一点责怪,但没有责怪的语气弄清楚我们现在所在的医院后,就盖了电话,相信是要赶快飞奔过来看 小强 !



到了医院,由于这意外是属于紧急的,所以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在稍等片刻后, 小强 就被推进紧急救护处,我也跟着蛇了进去(好像是不允许的)


小强在紧急救护处里真的是任人鱼肉,我也忘了医生和护士做了些什么,只是我记得,在医生和护士不懂做了些什么后, 小强 依然是昏迷状态,于是医生决定送他 上西天 去照X光,看看体内有什么撞击或出血?


我陪同着护士小姐,一起把他推到X光部门,然后 小强 很快就被护士小姐们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只剩下一条内裤!


平时喜欢穿粉红色草莓,和美少女战士内裤的 小强 ,偏偏在那天穿了有点诱惑的色内裤,当他的裤子一度被脱下的时候,我还以为他是连裤带内裤一同被脱下,吓到我以为接下来会看到语花香的一幕!(幸好不是)


护士把他按在床上(这句有点怪怪,但事实如此),因为要拍X光,他不可以乱动(虽然他那时都昏着),但说时迟,那时快, 小强 就忽然乱动起来(可能是被护士动到受了点刺激),他并没有清醒,而且口中念念有词,不懂在念着什么东西,依稀听到有“不要,不要”这字眼(他真的是乱叫着什么不要不要)。原本按着 小强 的护士被 小强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到,而且 小强 的乱动令到护士的手指头被他的胸骨按到,“啊”的喊了一声!小强被护士瞪了一眼,但是 小强 不知道!



不懂怎样的终于顺利把X光拍完了! 把小强推出X光房后不久就遇到了 小强 爸爸!看到 小强 仍然昏迷着, 小强 爸爸马上冲向小强,讲:“强,是爸爸啊!听到吗?”(福建话)
可小强理都不理,继续忙着他的昏迷!


之后小强的爸爸训斥我一番,说我们年轻人驾摩哆不要那么鲁莽!我非常赞同,但要补充,老年人驾摩哆并不代表可以鲁莽!


医生再看了看小强后,说小强应该只是惊吓过度,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必须留院观察!


听到医生这样讲,我才放下心中的那只大象!心跳也慢慢恢复正常的80。





3 comments:

cheekeong said...

I wish that I was being rescued by 杨怡 that time..
N if I'm not mistaken, I'm wearing a white underwear..
Ohya, until now I still can't find my helmet..

What a lengthy post yet detailed.

I don't even remember a single detail at all..
But I know my papa did scold you kao kao..
Sincerely, it wasn't your fault, but nvm la..
You n I still breathing until now..

N thanks for everything u n those pedestrian ABCD n etc had been done.

Lastly, I wanna ask:
Did the nurse get attracted by my body shape?

Eng Ping Lo said...

They were attracted by your underwear and the little bumper over that underwear. lol

Viviwawa said...

小强没有飞起来!!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