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8, 2010

他忽然不见了!

,忽然让我捉摸不清。
本来每次约他打机,就算外面刮八号风球,他都会准时到达。
本来每次只要一约好的活动,就算离家出走,他都未曾失约。
但,上个星期,他就这样推掉了打机,也忽然失约了打羽球的活动。

深感不对劲的我,正想要登门拜访,却收到了他已经不幸XX的消息!!

XX=患上骨痛热症

令我感到十分问号的东西是,他病了整个星期,却除了家人外,

没有向外透露他在医院的消息,
没有告诉朋友他患上骨痛热症,
没有理由的推掉任何活动的邀请,
他,
到底是怎么啦?!

难道他,


扮型”!!


为了不要让他有得型”,所以我和浚维两个人,驾着摩哆车,跑遍槟城大大小小的医院,找寻他的足迹。
我们先到BALIK PULAU的医院,因为觉得他要扮型”,应该会选远远的医院。
结果跑遍了所有医院,竟然是在离我家最近的南华医院找到他。

DAMN!!


到了他的病房,我和浚维吓了两跳,发现他竟然是和“暗公” (福建话:神明)住在同一间病房。

 暗公在上,伟伦在下
[从名字看来,那暗公好像是在天界管的]

进到病房,我们又被吓了两大总共四大跳!

乍看之下,还以为是R.I.P.
[但什么是RIB?他住B病床所以RIB,那么暗公住A病床,应该是RIA吧]

依报告看,伟伦的子宫已经被割除

我不敢近拍谭伟伦,因为近拍会拍到他那边刚下过雪,满头雪
[我从来没有说暗喻头皮]

他的玩具,可以随意调整他的病床

他的另一个玩具
[数脚毛]

骨痛热症,需要吃药丸,每天四次,每次两粒

看了以上的照片,你可能会“哼”的一声,
说:“吃这样的药丸吧了嘛,这样我每天中骨痛热症都不怕!!”


但,
请你先看完以下这张,

每天四次,每次两粒



6 comments:

hong said...

God bless u

cheekeong said...

so damn serious!?
and the pill really wtf funny..

Zack said...

Wahh... Okay bo?

rongping.lo said...

The pill is damn Cubi!!
and Alan Thum already discharged, no problem already

sindy said...

原来她的子宫被切除了,怪不得我常常分不出他的性别。

rongping.lo said...

我觉得,
就算切除了,还是分不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